年青女艺文

边城诗社:

文/惟琢


就这样


她偷走我的梦


丢下一句脏话


对不起